【喻叶】醉酒驾驶还划船。

基本叶喻叶无差,但是我自己私心写的时候想的是喻叶。所以自由心证吧。
名朋的一篇戏,别抄,别抄。


苏黎世的半夜一点,这时候的街道无论是哪个旮旯角落皆是安静无声。知道国外不兴行国内的热闹,一群小伙子得了世界冠军后高兴得多喝了几杯酒,想找能够娱乐的地方都费了很大气力。自己的酒量有多差当然清楚,可也耐不住兴高采烈的气氛被队友群攻下喝了两杯,后来干脆倒在餐厅的沙发上起不来了,眼睛半闭不闭地看着年轻一代哄笑嬉闹,脑子本来还是清醒的随着这么等待酒精发酵也糊成了一堆。

在巡视整场时无意中发现身边的沙发似乎多了一份重量,沙发塌下去了一块。目光随即下意识地就移到了身旁人的位置,再想开口时无奈发现喉咙已经烈得说不了多少话,更别提干裂的嘴唇。

“文州?”

眨了眨眼定睛一看,原来他也已经撑不住酒味儿来这角落里避险来了。相比起自身的状况喻文州的情况倒是好了很多,虽然不清楚他喝了多少但这么久了多少也比自己这个战五渣好。

同是四大战术大师之一多少也算了解,再加上世界邀请赛的这一机遇倒是划起了一阵子的友情的小船,又不禁忆起一次深夜复盘时曾对此开的玩笑。

“文州啊,这感觉是不是从对手的岸边离开还划起了友谊的小船?”

是自己去的他房间讨论战术运用和队员配合问题,到最后倒像是一场谈论人生哲赋的茶会,就差了一桌茶品。看着网上国内的咨询无意间看见了“国家队友谊小船爱情巨轮说翻就翻”的言论,回头抬眼语气轻佻地调侃道。

至于喻文州他说了什么我还记得,不过不大清晰了,他也不过是被突然来的题外话逗笑了,伸腰活动活动才缓和精神地回答。

“那作为掌舵人我得好好划水才是。”

一语双关,不愧心脏。我不禁感叹着回头看资料不理他。毕竟世界比赛我量他也不敢划水。

然而这一段时间一过又得回到“场上对手场下朋友”的交际,想到这里便不由得轻声低笑,我自己也不知道是在笑着什么。

“队长同志,这友谊的小船还划不划?”

他似乎是也笑了,一字一句用若不是我离得近便会飘散在空气里的语气轻松道。

“划啊,领队的友谊小船可是很难开起来的。”


—————————————

凑个八百。我终于有专喻了无比欣慰地爆了个字数。
不过是存个档,别抄真的。名朋的一篇戏。

评论
热度(16)

© 大阪烤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