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文连接。存存存

安零看着面前的人不禁笑了,出于玩笑也就随便这么说了一句:“哦?补偿呢?”一阵的沉默。

“嗯……作为补偿的话我觉得希夏还是邀请咱们几个加夜班的吃一顿宵夜吧?虽然不能基友几个一块儿吃但是咱们几个也够了吧?哦哦哦买单的必须是你~”见人不答话露就开始为当事人出了馊主意,其中的原因也只是露很久没吃到宵夜了以及想和朋友聊聊天而已;说的话全被希夏听见了,听完后心想才那么一点小事儿没问题于是就口口声声地答应了——“不就是买单吗,我买就我买!”


“好就这样说定了!!露你快去叫二于——”“唉菜刀你咋啦?!”安零的话还没说完就从门外边传来了菜刀的呻吟以及二于的声音,顺着三人的视线看去正好可以看见二于扶着菜刀站起来,如果能像露眼睛没近视的话还可以看见菜刀的表情——唉那是在抱怨吗?——露和安零该看风景的看风景该咳嗽的就咳嗽。


“诶安零零?咦咦咦溪虾你怎么在这儿?诶诶诶还有露呸不对这本来就是你的办公室……嘿这是要开会的节奏?”看见众人的二于不得开启了掩盖已久的嘴炮,说完没多久就已经走进了办公室把扶的人往椅子上一放就完事;刚刚的问题直到转身看着咳嗽的露和到处晃脑袋的安零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臭鱼别叫我溪虾?!!”“喂喂谁是臭鱼啊?!”“好啦再吵就没夜宵吃!”俩人的口水战被安零给拦下。


“夜宵?!嘿安零你说夜宵吗我以为我耳聋了?!”“你耳聋了会听见我说夜宵?对没错就是夜宵而且——溪虾啊不对希夏付钱。”中间的口误被希夏敏感地捕捉到然后安零获得了来自希夏准备赖账的眼神。“那还等啥赶紧走着!!”


于是菜刀才歇了一口气就被二于再次扛起就往门外冲,紧随随后跟着大叫“夜宵王道夜宵万岁——”的是露,接着是希夏和安零慢慢悠悠地从前面仨人奔的楼梯下楼,其实安零是想坐电梯的比较十几来层的楼三十来多的台阶想想就让人后怕,只是无奈要紧随着队伍的脚步。至于后来向来被称作“素质之源”的小吧大厦凌晨四点多突然响起惨无人寰的夜宵之歌成为一阵子的二次元最流行的歌就是后话了。


大厦附近一带的“风流马龙夜市”也算是开得最火的了,长达一千里的夜市长龙几乎是应有尽有,由于这夜市长龙的缘故所以二次元的夜晚也是比较漫长的——二十个小时,足够你吃遍半个风流马龙夜市的了,不过前提是你的中餐和晚餐都没吃;小吧还不算太有名的时候夏瑾和一群基友经常来这里的“青墙烛”的卤盘馆子吃卤食,后来就是因为事物繁忙就不常来光顾了,不过凭着二次元几十亿人的实力那里的夜市依旧是开得风风火火。


最先到达青墙烛的自然是冲在队伍前段的二于以及被拉着跑的菜刀,随后是露、安零和希夏。当五人在门口汇集后互相扯一阵子的皮后进入卤店时,看到了一群本该在自己家里乖乖睡觉的一伙人——


“卧槽夏瑾?!”“啊啊还有小生——囧爷你也在!?”“衣衣你不是请假了嘛?!”“卧槽咸鱼!!你个万年失踪人口今晚咋出来了!!”一阵喧哗。


被喊到的一伙人也从桌上转身过去看了看,发现是安零露他们一伙儿也是一阵惊讶。“卧槽槽槽你们怎么在这儿?!说好的夜班呐安零这事儿你可得管管。”笨囧首先让五人各自拉个板凳儿围着自己这桌的位置坐下,有空余的就坐,随后就对着服务生吩咐加五份餐具并让他们后来的这一伙儿点了自己的卤食后,就开始扯皮了。“啧说的好像以前不是你带头偷工让工作都交给别人去做然后带着咱们几个出来吃夜宵的?”然后引起夏瑾、露、小生和二于的一阵共鸣。不过夏瑾的点头支持被笨囧的眼神硬是给驳了回去。


一阵子的闲聊扯皮也让等着人上菜的时间给消磨了过去,刚静下来不一会儿的功夫,热气腾腾的一锅卤汤就被置到了点火炉上,啪的一声,火被点燃,汤里的沸腾才被延续,独具特色的卤香味不一会儿就融化在了周围的卤香里;随着主锅的到来配菜和卤食也跟着服务生繁忙的脚步也被置到了桌上了。
卤肠是二于的最爱,来自二于位置的一双速度飞快的筷子迅速把夏瑾刚刚看上的肥肠给夹了去,惹得夏瑾一阵牢骚;笨囧点的卤鸭掌也姗姗来迟,本人倒是不像服务生那么的谨慎,粗鲁地给手上套上一次性的手套就抓起一只肥厚的鸭掌就开始吃了;露和小生都比较喜欢不像他们一样的清淡,只是一碗卤香宽粉和两盘的卤肉就把他俩给大发了,吃东西的全程都比较安静,不像其他人一样一边吃东西一边乱扯;菜刀是比较随和的,看着有什么就吃点什么,毕竟卤这方面的东西他是不大接触的,太过浓郁的卤反而让他感到反胃,于是就合着一点青菜和看起来还行的卤猪肉块配着卤汤一块儿吃了,有点无聊于是他也跟着大伙儿的热闹一起闲扯;衣衣以前和夏瑾笨囧一伙儿来过,知道什么好吃什么不好吃的他也随便点了自己喜欢吃的几个,又觉着不够便又点了一份例外的红烧肉,但是由于这店太过于业界良心所以红烧肉各个都大块大块地惹得其他人的一阵嘴馋;咸鱼也还算是喜欢卤的,不过就在点菜的时候除了一点岔子之外也还正常,不过一大盘的姜丝卤鱼上来的时候足足是让咸鱼吓了一跳;安零有些年头没来吃了,看着这么多的卤食也不好下手,便跟着笨囧点了卤鸭掌外又点了一份长寿面,不过点长寿面倒是让咸鱼嘲讽了一番。


“哎咱们几个有些日子没像这样在一起吃过了啊——”“啧说的像大家都是老头子似的。”“哎哎哎你先打住!!你几岁啊你说啊——”“行了咸鱼吃你的鱼去!”“卧槽我的卤肠——夏瑾你好狠呐——”“闭嘴刚刚我看重的肥肠都给你夹了去了这个给我就不行吗!”“卧槽谁知道那是你看重的啊啊啊——囧爷我冤QAQ”“冤你大爷不就是吃个东西吗!”

评论

© 大阪烤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