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累死累死 存存存

<15>【有生之年……话说晚上家长会我会死一阵子所以来更一次文吧QAQ暂定BE,另外剧透一下吧……前一段有一个经常出现的人会死……【给自己主场真是不好意思x【喂
二于蹲在一个角落里,这个都市、一栋大厦、这个回忆点的角落。身旁还放着一份残留着饭粒的饭盒,饭盒的背面印着“可处理”的字样;他背后的这栋大厦也正是他刚刚去过的小吧总部,身前,是一个也以同样的姿势蹲坐着的小男孩儿。
男孩长得挺漂亮,大致看上去也就七八岁的样子,短短的黑发;眼睛是平静的黑灰色,像是不带一点尘埃侵略过的潭水一样,干净、漂亮;像是穿着深蓝色的短袖衬衫,不过在这网络都市的系统深紫和深蓝交错的夜晚阴影的笼罩下实在是看不了是深蓝色还是灰色,只不过能肯定的是长裤的颜色是黑色的;衣服裤子都有,但惟独他没有鞋子,只有单薄的袜子,还被擦上了些许不美的灰。
“漪澜,吃好了吗?”虽然口头上这样说的,但是他知道结果——废话几近被舔干净似的饭盒就在他旁边能不知道嘛。“走吧。”话语刚落,便擅自地站了起身,大略地整理一下稍长的辫子,但也不过是把辫子一手甩到背后去罢了。
被唤作漪澜的小孩点点头,站起身子拍拍身上的灰,被灰拂上的手擦拭掉嘴角边的饭粒,但干净得脸庞上却染上了一抹黑。漪澜拉着二于的手就往他给自己预备好的路线走去,二于随之。一成不变的黑暗渐渐把他们两人融入,消失。人一走,这里便没有什么了,除了那个残留在那儿的饭盒可以证明他们曾来过这里。
二于知道,现在的人们的寿命可算是非常地长,但是相应的,他们需要忘掉一些事情来储存新的记忆,这算是二次元人的所有的常识的一点。但是,有两个人不同:他自己、和另一个人。二于他的记忆力可以储存二百多年的记忆,最多可以超负荷十五年的,但这个超长记忆力的事他暂且没有告诉其他的人;而另一个人,据他所知可以储存从他诞生到他现在,由于是按时储存所以是没有超负荷的这个概念。
但他不知道除了他之外的这个人是谁,甚至连所谓的“一面之缘”都没有。
他仅仅是依靠意识里的一个不明信息推测而来的。
他也曾怀疑是不是影,但是当他问起影以前的事情的时候影却一脸茫然然后给了一句“抱歉我忘了”。然后只能暂且定下一个结论——那人是他所知以外的人。不过这不大可能,因为他的系统认知是二次元里最全面的了,如果他是二次元人就不可能不在他的认知范围内。他也曾秘密地拜托过拥有“定位”能力的衣衣帮忙用给出的条件寻人,不过结果正如他担心的那样相同——
没有这个人。
“你再查查…真的没有?”
“废话啊不然你当我这个定位拥有者怎么当啦——话说你要找那个人干嘛?拥有超强记忆力是不可能的啊笨蛋。”
“……总之……算了算了没有就算了我回去了拜拜魂淡。”
“雾草一点帮助费都没有吗?!”
“都没找到还想要帮助费?!!”接着就是砸门的声音了。
不是二于有偏执症硬是要查出这个人,只是还有一个关系到一个五百年前大战的信息他没说——回忆一下的话他自己还有点恐惧。
——神爱,那个可怕的团队。

评论

© 大阪烤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