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死惹要死惹…… 存存存

<11>
解决了麻烦的“公主”,安零强忍着把这个傻逼推下这5米高的架桥的念头,拍拍灰就走人。菜刀欢乐地再次踩了这傻逼公主的脸后跟着安零走,夏瑾看了看倒在这桥上的“尸体”,正在犹豫要不要也踩过去;从晕厥中醒来的公猪定定神,看见视野里的帅哥,毫不犹豫地就蹭了上去:“帅哥啊,救救我吧~~?”嗯,踩过去吧。
“啪叽——”公猪再次横尸架桥。
————————————————————————————
“嗯然后你能说说吗?既然加入了……你要进哪个部门呢?去……唔!”希夏正要说出去卫生部吧其他部门满人了的话的嘴被露捂得死死的。“我说你,别对新人进行误导。”露伏在希夏的耳旁带有威胁性质地说。“煤四多拉!……呸呸呸,没事的啦!”好不容易让露松开了手。
在旁边看着这两位欢乐的前辈吵吵闹闹,她已经猜到了以后在这里的生活。妈妈我要回家辣??QAQ新人小文还是不能适应这里的交谈的脱线模式。
"好啦好啦,不闹了。"突然希夏变得严肃起来。“呐,不过,想要加入小吧的条件你有仔细看过了吗?”
“诶……?哦!……前辈是指公告上的吗?……看过了!”“真的?”希夏一脸严厉地盯着面前的新人。小文被盯出了一身冷汗,心说这里的前辈好可怕什么的。“……算了,现在你也不懂,也正常。”希夏终于撤下了那让小文恐惧的严厉,再次摆出脱线的微笑。“那么~现在去吃饭吧~”不是才吃过么?小文不敢说。
————————————————————————————————————————
安零坐在女王陛下以前就为自己准备好的贵宾椅上,双手的十指合拢,撑住整个头部,一脸严肃地把自己的思绪扯到了老远老远;而菜刀则是和安零这种来过好几次的人不一样,一会儿东逛逛一会儿西逛逛,好不欢乐,这种快乐直到被夏瑾一个手指杀才停下来。夏瑾以前也是陪笨囧来过这里,不过没有这样地正经严肃——他俩是到这里来蹭高档茶喝的——那时候的小吧还没有现在这样富裕。等了几十分钟,女王就在贴身管家的陪同下来了。
其实女王也长得还算可以,但不至于倾国倾城:金色长发因为太多而被理发师盘在了后脑,成半椭圆型,后头再跟着几串余发随着底下的长发托在了腰上,明显是经过了长期的保养,不然也不会这样的整齐洁顺;和童话里的女王不大一样,准确的说应该是很不一样,她穿得是与普通市民基本无异的休闲装;肤色白,但也不是那种病态的惨白,很柔和的一种白;绿宝石般的瞳显得炯炯有神。
“安零,好久不见。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女王坐在比他们三人的座椅位置稍高三个台阶的王椅上,抹了淡淡地粉口红的唇线开口了。“正是。是……我想恳请女王陛下准许我等去一次废墟。”“时间?”“三天。”
三天!夏瑾拿着茶杯柄的手指颤了一下,他刚想说什么话,但是看见女王那不紧不慢的表情便也止住了嘴。“看样子可能有戏。”夏瑾固然也是两边倒——即想把事情弄清,但也是打心里觉得是不可能准许的了——即便是自己的亲信,女王陛下也只给半天时间,也就再没得商量的余地,否则就别想去。
“三天?”“正是。”
“……”一阵死寂。
“好啊,就给你三天。”
——————TBC——————

评论

© 大阪烤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