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存吐血了QUQQQQ存存存!!

<06>
要是别人的电脑的话希夏她绝对淡然围观,但是自己的电脑里有很多大厦的远程系统程序,如果自己的电脑瘫痪也就表示如果在这个时候出现些什么意外的话——也不能联系有远程系统的其他贴吧了。“啧……”希夏受刚拿起的水杯又被主人放下;仔细看看杯子的把儿,指纹清晰可见,可以看出这杯子的主人刚刚是用了多大的力气。
“诶?希夏子怎么了?”菜刀正路过希夏的办公室门前,手里拿着她最喜欢的天蓝色U盘。“我的电脑被入侵了……”希夏显得和安零刚刚的神情一样着急、烦躁;菜刀拍拍她的肩膀,像是安慰她一样地希夏的耳旁说了些什么话,希夏听了显然要放松些许。
“……那我去帮你看看电脑吧?”菜刀友好地笑了笑。希夏正要表示拒绝的时候——她的肚子响了。“噗……还没吃东西吧,先去食堂吧。放心。”菜刀推了门就进去了;希夏也对着这不争气的肚子也是无可奈何,快步走向3楼的食堂。
因为希夏的办公室也算是机密重地,所以她的办公室的外观和其他的全部玻璃形式的不同:以一种阴暗的格调布置,就连窗帘也是深褐色与灰色调布置的。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也是为封闭症的人带来了一种很好的环境。菜刀大略地看了看格局,便开始认真的“工作”了起来:起先把电脑背后不知从哪来的复制性干扰器抽出,电脑画面立即恢复了正常。然后戴好一次性白色卫生手套,随后从口袋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干胶剪切一段,缠绕在杯子的把上,粘黏了一段时间后又解开——完成了这些事后,菜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写了字的小便条放在桌上之后就离开了,而且像是尊重似的把门关上后立即把手揣在口袋里走了。
菜刀离开了离希夏的办公室有段距离了才把手上的一次性手套丢弃在即将在正午12:00点被送去垃圾场的垃圾袋里。
此时的希夏正吃好了饭往办公室走。见自己的办公室门是关上的,感到有些奇怪——于是她先进二于的办公室里问有看见菜刀走了么之类的话,但是她应该早就料到二于这家伙一旦进了办公室打开了电脑开始工作了的话就完全顾不上其他的事了——除非把他的电脑给关了。得到二于“没看见哦……”的回答希夏递了一个白眼后只能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看了。
不过看着自己电脑已经恢复正常和菜刀留下的纸条来看他已经离开了而且把电脑修复好了,希夏也不管什么了,第一时间把远程系统打开看看那些通讯设备是否正常运行——结果很让她满意:一切正常。不过下方突然一个弹窗的内容让她有些在意。
“您的电脑系统已和另一台设备联通……?”希夏感到不妙。手里正准备喝着的冰咖啡也不得已放下,她也瞬时感觉这个杯子的手感不对,把柄上黏黏糊糊的,像是干胶粘过的感觉。不过她现在顾不得杯子的手感,因为她的电脑的已经和另外一台不知道在哪里而且不知是敌是友的系统连接着——也就意味着,如果她打开了什么文件,那么那台电脑也会出现那份文件。
“糟糕!”她连忙关闭系统,但是系统像是不允许她操纵一样——不停地点击着关闭窗口的按键但是毫无反应。

评论

© 大阪烤鱼 | Powered by LOFTER